妈妈是道统的农村妇女,书读的不多,生活也极为单纯, 虽然爸爸搞个体户赚了不少钱家也搬到了城里, 但妈妈仍保有农村妇女纯朴善良的本质。 由于自己书读得不多,因此她特别注重我的教育, 无论我要参加什么补习她总是二话不说当场就缴费注册。 爸爸这两年钱赚多了难免在外头拈花惹草,妈妈虽有耳闻, 但也睁只眼闭只眼的不闻不问在她的理念里, 男人只要能照顾家就行了其它的事情随便一点, 那也无伤大雅。 妈妈虽然已经40岁了,但因年轻时在农村经常劳动因此身材仍然维持得不错。 她不可避免有了中年发福的迹象但这却使得她原本瘦高的身材显得丰腴圆润看起来反而格外性感。 妈妈身高有175公分,体重约有68公斤左右,由于人高马大, 因此她有着38C。 28。 38的傲人三围。 妈妈很自然的成为我性幻想的对象,我时常一边想象她的裸体, 一边躲在厕所手淫。 我从小就经常偷看妈妈洗澡,但那时没什么邪念, 只是单纯的好奇罢了。 国小6年级的某一天,我突然在偷窥妈妈洗澡的过程中, 产生了属于男性的亢奋勃起自从那次后,我开始对妈妈的身体, 有了不道德的淫秽幻想。 到了中学三年级,我发育得差不多了,阴茎有15公分长、6公分粗, 并且学会了手淫。 那时我再偷看妈妈洗澡,就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我会在脑海中具体勾勒和妈妈性交的画面并且以之作为手淫的素材。 暑假我就要考大学了,由于压力大,因此我更需要额外的发泄, 以抒发过剩的精力。 我除了如常的偷看妈妈洗澡、打手枪外,甚至还趁妈妈睡觉时, 偷偷触摸她的身体。 这天妈妈午睡,我又故计重施,偷着抚摸她浑圆多肉的臀部与大腿。 我越摸越冲动,忍不住就想试着脱掉她的内裤, 偷袭她的下阴谁知妈妈竟然一个翻身惊醒了。 她圆睁双眼怒视着我接着就是一阵痛骂骂着骂着她竟痛哭失声了起来她哽咽的道︰ 「你爸爸在外头胡搞我这辈子还有什指望?不就盼着你好好念书将来有出息吗?你竟然…。 作出这种无耻的事…。 。 你书都念到那去了………」。 我那时鬼点子不少,也接触过许多色情讯息, 于是就装作告解的模样道︰ 「妈﹗我就是想要静下心念书所以才会…。 。 这样…。 马上就要考试了如果我再静不下来一定考不上好大学的。 」。 妈妈听了更加生气,她脸涨得通红,愤怒的道︰ 「你简直胡扯﹗你偷着摸我心就静了?」。 我心想︰只能顺着妈妈望子成龙的思路来智取绝不可乱了方寸。 于是就温顺的向她诉说,我现下正是青春期, 就好象牲畜发情一样老是有生理冲动,如果这股冲动得不到发泄, 那自然静不下来专心看书。 妈妈自小生长于农村,对牲畜发情的躁急,非常的了解, 我这么一说她似乎还能够接受,她语气渐趋慈和的道︰ 「那怎办?总不能现下给你讨个媳妇吧?」。 她说完皱着眉头盯着我直瞧。 我那时也不知那来的胆子,竟然拉下裤子指着坚硬直竖的肉棒, 对着妈妈道︰ 「妈看,我这儿一天到晚都胀得硬梆梆的, 难过死了叫我怎么静下心来念书?」。 妈妈没料到我会这么直接了当,她羞得满脸通红, 吃惊的望着我青筋毕露的粗大肉棒语无伦次的道︰ 「你。 。 你…怎长这大了…。 这怎办…。 这怎办……」。 我见她手足无措的慌乱模样,心中不禁暗自得意, 我一本正经的道︰ 「书上说可以用手淫的模式 作正常的发泄可是…。 。 我不会手淫啊……。 」。 妈妈简直羞死了她低着头不敢看我低声的道︰ 「你就不会问问同学…。 看看人家是怎么弄的……」。 我心里笑的要命嘴上却说道︰ 「我问过啦﹗他们大半都是由妈妈替他们弄……」。 妈妈一听不可置信的道︰「这…这怎可能?」。 我接口道︰「怎么不可能?人家的妈妈疼儿子, 什么事都肯作……。 就妈妈不肯…。 。 还骂人……。 。 」。 妈妈虽然直觉上感到不对,但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来, 她的道︰ 「我是你妈啊…。 这怎么行呢…。 。 这怎么行……」。 我打铁趁热,接口道︰ 「就因为是妈妈, 所以才没关系啊﹗要是旁人那才会出问题呢﹗」。 妈妈似乎有些迷惘,她犹豫的道︰ 「别的同学真的是妈妈帮着弄吗?这不是…。 羞死人……你先出去让妈妈好好想一想…。 」。 我一听,真是喜出望外,赶紧一熘烟的窜出房门, 到屋外偷笑去了。 我知道妈妈最在乎我的功课,只要我能考上好大学, 她八成会答应替我手淫;只要这一关突破那么剩下来的问题, 可就容易多了。 其实在我观察里,妈妈近几年来,根本就没有正常的性生活。 爸爸在外地经商,十天半月也不回来一趟,就是偶尔回来, 也是自个睡一间并没跟妈妈同房。 虽然他给妈妈的钱越来越多,但回家的间隔也越拉越长, 邻居都说他在外面包了二奶但妈妈倒是没有什么怨言。 妈妈才40岁,身体又相当健康,她难道都没有那方面的生理需要?我从没看过妈妈手淫, 因此心中也很感纳闷不过我终于发现妈妈发泄的方法了。 原来妈妈自慰的模式,只是简单的两腿交迭, 她既不会大唿小叫也没有欲仙欲死的激情表现, 因此纵然我已经偷窥她洗澡好多年却始终没发现她也会自慰。 话说我熘出房间后,妈妈在房里半天也没出来, 我觉得奇怪就跑到后阳台朝屋里偷看。 只见妈妈两腿交迭,坐在床边的沙发上,她闭着眼似在假寐, 但不一会我可看出蹊跷了。 妈妈仍穿着午睡时的白色睡袍,那睡袍质料单薄有些透明, 因此我隐约可看见妈妈那未戴乳罩的雪白大奶。 我发觉她的奶头凸了起来,交迭的两腿也一松一紧的间歇性使力;她着地的那只脚, 脚尖掂起脚趾头用力的顶着地面,连带使得她小腿的肌肉也紧绷了起来。 她面色开始转红鼻尖渗出细汗,小嘴微微张开, 牙齿轻咬嘴唇;一会她身躯忽然颤抖了一下, 然后睁开眼幽幽的叹了口气。 这时她交迭的两腿松弛的放下,呈八字形的正对着我, 我可以清楚看见她白色三角裤的裤裆,湿了好大一团;湿痕印出她乌黑的阴毛, 以及饱满鲜明的肉缝。 哇﹗原来妈妈自慰的模式这么简单,难怪过去我一直都没发觉, 但是为什么妈妈要在这个时候自慰呢?我脑中灵光一闪 不禁又是一阵邪恶的兴奋妈妈一定是刚才看见我粗大的阳具, 因此勾起她潜藏的欲火所以才会偷偷的在房里自慰。 她刚才闭着眼睛自慰…。 哈哈…。 八成是在想我的大鸡巴﹗我越想越兴奋,忍不住就进入浴室, 痛快的打了一枪。 吃过晚饭妈妈低着头轻轻说道︰ 「待会洗过澡妈…。 帮你弄…。 弄过后。 …你可要好好念书…」。 我一听可真是乐坏了,我匆匆进入浴室洗澡, 顺便又打了一枪这样待会才能持久,也好遂行我的计画。 我洗完回到卧房,一会听见妈妈也进入浴室洗澡, 大约过了半个锺头妈妈穿着那件白色睡袍,来到了我的房间。 她娇羞尴尬的说︰ 「你…躺到床上去…。 闭上眼睛…。 不可以偷看…」。 我依言躺卧床上,并顺手脱下内裤,我那亢奋粗硬的鸡巴, 便怒气冲冲的抬起头贪婪的瞪视着羞怯迷人的妈妈。 我虽然闭着眼,但却,了条缝偷看,只见妈妈红着脸坐在床边, 手伸了又缩缩了又伸,来回了好几次,才怯生生的握住了我的阳具。 妈妈人高马大久操农务,手掌大而浓实但她的掌心却非常柔软, 我被她一握真是舒服的要命全身不禁颤抖了起来。 我的鸡巴胀得更为粗大,在妈妈柔软的手掌中不断的亢奋勃动, 妈妈似乎也受到不小的刺激她脸色通红,眼光呆滞的望着我不安分的阳具, 笨拙的替我套弄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体也在轻微的颤抖。 我先前的两枪可没白打,妈妈弄了半天,我始终没有射精的迹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