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那天的疯狂,我终于明白了女人真正的吸引力,我从一个男孩变成真正的男人。在我以后和异性交往的生涯里已经能用男性的眼光去欣赏了。再看到同桌的大腿时不再被表面的白嫩光滑吸引,而是想像着大腿跟紧夹着的肉洞的销魂滋味了。每次无意碰到同桌那腻滑弹手的大腿时,我的手总禁不住向上延伸,不过每次李梅总是俏脸晕红的打掉我的手,从来不让我得逞。而两人的关系却在这摸摸打打中迅速升温,在一次晚自习后回家的时候,突然下起大雨,我拉住李梅柔软的小手向附近的一幢楼房跑去,跑进昏暗的门洞里,看着几乎把天地连在一起的雨丝和街上匆忙奔跑的人群,再望着对方湿淋淋的模样两个人不禁相对而笑。天越来越黑,只有路灯在大雨中闪着朦胧的光。“我好冷”李梅颤动着娇躯瑟瑟的发抖,“来我抱着你能暖和点”“不了,我没事,这雨什么时候能小点啊?”突然炫目的闪电划过漆黑的夜空,接着几声沉闷的雷声磙过,朦胧的路灯失去了光亮,周遭变得漆黑如墨。 “我好怕”李梅惊叫着扑进我怀里,冰冷的娇躯充满弹性,散发着少女独有的香气,我胸前拥着柔嫩温软的身子,感受李梅胸前绵软的乳房顶在我胸膛上起伏,丰隆的阴阜盯着我已经勃起的阴茎,唿吸着李梅嘴里吐出的香气,我禁不住用手轻抬她缐条柔滑的下颚,凝视着李梅透着朦胧雾气的眼睛,李梅感受到我的异样,大腿根那火热的触觉让一摸晕红抚上她白净的脸颊,微张红润的朱唇急促喘息着,带动胸前浑圆充满弹性的淑乳在我胸上摩擦,我再也抗拒不了这醉人的诱惑,低头把嘴印上少女颤动的绵软朱唇。舌尖用力顶上洁白的贝齿,李梅‘嘤咛’着娇媚的呢喃。微微开启牙关,我的舌头迅即滑入充满香气的檀口,追逐着滑嫩的香舌,品尝着香甜的口水。李梅清凉的娇躯渐渐热了起来,琼鼻中喷出迷人的气息。羞涩的伸出嫩滑的舌尖和我的舌头缠在一起,我左手揽住李梅腻滑充满肉感的蛮腰下滑到圆润的嫩臀隔着薄湿的短裙揉捏光滑的臀肉,右手从她缐条柔美的下颚滑过脖颈清凉的肌肤攀上盈盈一握的少女淑乳,娇小绵软的乳房充满着弹性,在我的揉捏下变幻出各种诱人的形状。嘴离开李梅柔软的朱唇,在她嫩白脖颈上吮舔着,李梅微仰起潮红的俏脸,在我耳边诱人的娇喘。香甜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我在少女酥胸上揉捏的手向下伸去,经过平滑小腹柔嫩的肌肤来到校裙的开口,“不要──不要这样──不行的”李梅急急的喘息着,伸出莹白的小手抓住我企图钻进裙底的手用力的向上拉,我用力的挣脱着,但李梅坚决的阻止了我,无奈我只好把手抽了出来垂在身旁,嘴里长叹了口气,“你生气了?不要嘛,我们现下太小了,再大些──好吗?其实你喜欢我我好高兴──你知道嘛我好喜欢你的”娇羞的说完这些话,小手羞涩的拉着我的手放在自己娇软的酥胸上,小嘴颤抖着贴上我的嘴,香滑的小舌从红润的朱唇中探出,在我嘴唇上滑动“亲──亲我──我要你象刚才那样亲我──那种感觉──感觉好美啊”吐着醉人的香气断断续续的呢喃着,我噙住李梅嫩滑的香舌吸到嘴里吮着,在她滑腻臀肉上游动的手慢慢滑到臀沟,一点点向下深入。“你好坏──不要──好不好──求你啦”她莹白的小手又伸到身后拉着即将抵达菊蕾的手,我只好把手提起来环住她柔滑的细腰,把她柔软的胴体抱紧,贪婪的吸吮着口中滑嫩的香舌,把李梅吻的娇喘细细,羞涩的迎合着我。就在这时,路灯却不合时宜的亮了,李梅轻轻推开我向外面看了一眼“雨小了,我们回家吧,不然妈妈会担心我的”“不──我还要亲亲”我又把她的俏脸扳回来“走吧,我答应你以后每天都让你亲好不好,现在不亲了”李梅说着拉着我的手走出楼门。 “我们现在太小了,再大些──好吗?”回到家躺在床上。刚才的旖旎风光彷佛历历在目。李梅那句娇媚的话语回荡在我耳边,声音和语气都是我喜欢的,可话中的意思却令我高兴不起来。“看来又是遥遥无期了,唉”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令我没想到的是,时事无常,往往看似遥不可及的却是唾手可得。 第二天早上我依旧象往常一样来到李梅家楼下等她上学,李梅的妈妈在阳台上见到我“我,小梅病了,今天不能上学了,你帮她请个假,阿姨太忙了,马上就要去厂里开会,我爸爸出差也没在家”“严重吗?要不要上医院?”我急急的问道。“应该没什么,就是有点发烧。吃点药睡一觉就好了”“噢,好吧,我会帮她请假的,叫她好好休息,我走了” ‘这是什么妈妈,要是我的小梅有什么,我一定要你好看’我心里恨恨的想着。在学校我的心情坏坏的,一直惦记着李梅的身体,第一节课一结束就找了接口请假回来了。去小商店买了一些李梅爱吃的零食来到她家。“铃铃铃”急促的按着门铃“谁啊?”门里传来娇脆却无力的声音。听的令我心痛。“是我,快开门”当我拎着满满两大塑胶袋的零食出现下她面前,她苍白的脸蛋上泛起福祉的红晕。“你怎么来了,不用上课吗?”“我请假还不容易,导师见到我就跟小鸡似的,我未来老婆病了,我能不来看看吗?”我说着把塑胶袋放在桌上扶住她绵软的娇躯。“不要脸,谁是你老婆啊?”她扁着小嘴娇羞的微嗔,妩媚的白了我一眼,“快躺下,身上全是汗,别晾着了,也不害羞”我色色的看着她贴身内衣的雪白胴体打趣。“啊”她急急用两条白嫩的藕臂挡在身前,却把束在少女型胸罩里的浑圆淑乳挤出深邃的乳沟,吸引住我的目光。 看着我呆呆的盯着自己的酥胸,李梅低头一看“哎呀”一声钻进被窝,用被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只留出一个小脑袋,我坐在床边,看着她散落在枕上乌黑的长发,“我知道一个方法治感冒最快了,要不要试试?”“什么方法啊?”李梅眨着美丽的大眼睛问,我站起来,脸移到她诱人的俏脸上,鼻尖顶着她的鼻尖磨,“亲亲,让我亲亲就好了,^_^”“不来了,坏蛋,人家都病了你还想欺负人家”嘴里娇羞的拒绝着,却仰起绯红的妩媚俏脸,柔软的朱唇轻触着我的嘴唇,若即若离的轻吻着,“嗯──嗯”娇柔着吐着香气。雪白柔软的手伸出来搂住我的脖子。撩人杏眼儿美顾妙盼,眨着长长的睫毛,她雪白的牙齿咬了咬下唇,丰满的酥胸起伏,我抓住了她的柔软的小手,手指滑过她纤纤的柔荑,李梅被火烫伤般缩回手掌,脸红红的全身酸软,小蜜洞居然微微有些湿润了,我从被里拉起她柔软芳香的窈窕娇躯,少女的幽香沁入鼻中。我看着她修长白嫩的大腿,目光顺着白皙性感的大腿延伸到微微隆起的阴阜。在她把双腿合上的瞬间,瞥见白色纯棉内裤上隐现柔美而淫靡的粉嫩花蕊的形状。“呜──讨厌﹗﹗”她娇声呻吟着。纤长的手指拍打着我的身体。微微开启的小嘴湿润鲜红,轻轻吐着芬芳的气息。我搂住她洁白光滑的纤腰,嘴唇凑上去,李梅“嗯”了一声,小手推在我的胸膛上。 我贪婪的吮吸她柔软的嘴唇,舌头挑动贝齿,慢慢撩拨她湿嫩纤柔的小舌尖,她明艳的脸上又飞过一片绯红,汪汪眼波里既羞涩又妩媚,我挽着清纯性感的李梅窈窕诱人的胴体,左手揉捏丰盈的翘臀紧致光滑的肌肤。右手搂着李梅窈窕合度的小蛮腰。李梅趴在我怀里,我的手触到她光滑纤细的腰肢,她微微颤抖,手臂情不自禁的抱紧我的背,柔软的朱唇离开我的嘴,螓首轻轻的靠在我的胸膛上,柔顺的发丝撩拨着我的下巴。薄薄的纯棉胸罩挡不住肌肤丰盈的弹性,挺拔绵软的双乳紧贴着我轻微颤动,羞涩的红晕浮在她皎洁如玉的脸上,清澈的眼眸中闪着情欲的光芒, 我痴痴的看着她,她的脸红了,却没有低下头逃避我的目光,而是带着点调皮的神情仰着脸大胆的迎着我“看什么嘛?”李梅双颊如火,眼波里彷佛要滴出水来,微微的张口喘气。她这个样子惹火急了﹗我忍不住又吻向她的嘴,李梅羞道“干什么──干什么──嗯”这一次热吻,她明显主动起来,手紧搂着我的脖子,香滑的舌尖热烈的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我的手来回抚摸着她光滑如丝缎的腰肢,手深入她的酥胸从下方触及她的乳房,她慌乱的挣扎起来“不要这样──不要”我的手指已将她的胸罩向上推移开,握住她娇软的火热淑乳。 李梅叹了一口气,嗫嚅呢喃“你坏死了”我的手不断揉搓着她的乳峰,手指不断撩拨她娇嫩的乳尖。李梅喘息着,眼神散乱而迷蒙,手臂软软的搭在我的腰上,丰盈的身体柔若无骨,乳房充满了手感极佳的弹力。在我的抚摸下,她的乳尖慢慢翘起来,鼻子里也禁不住低低的发出呻吟。我抚摸她圆翘的嫩臀,她的嫩臀浑圆而没有一丝赘肉,摸上去手感极佳。手指从她薄薄的内裤侵入,抚摸曲缐优美的臀沟。李梅“啊”了一声,扭动身子竭力阻止我“不要了好不好──不要”我给了她一个霸道的吻,堵住了她抗议的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