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我的性史发生在KTV里的故事
我的性史发生在KTV里的故事
我并不是一个开放的人 所以对找小姐这样的事一直深恶痛绝。 但我后来还是找了,是和朋友一起去的。 那一次,和几个朋友一起去吃饭,朋友介绍我认识了一个浙江的老板。 饭后,这个浙江老板带我们去了ktv。 进去以后,老板说每人一个小姐,我说我不要, 老板就给我挑了一个 并且 叮嘱小姐说: 这是我们老板 你如果不把他招唿好别想要小费。 小姐听了这话,就开始给我敬酒,然后整个人就贴到我身上来了。 我想推开 她,可是她贴得那么紧,哪里推得开!小姐的手还在我的身上游走, 让我推也不 是不推也不是。 看看我面红耳赤的样子,小姐似乎很开心, 又拿着我的手在她 身上摸。 我看了一下别人,他们早就把小姐搂得紧紧的, 于是我一颗砰砰跳着的 心慢慢平静了下来手开始往它想去的地方去了。 先是摸了小姐的胸,两个大蜜桃一样的胸, 饱满而且坚挺手感很好。 然后 就是肚皮,再就从裤子的缝隙摸到大腿间去了。 手刚一进去,就感觉里面湿湿的,这个骚货, 当我手进去时她竟然扭动了起来而且她的手也在我的裆间游走, 最后紧紧地捏住了我的小弟弟。 两个人都开始喘息。 这时小姐在我耳边轻轻说: 这里人太多, 我们去洗手间 吧。 我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进了洗手间,她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又来脱我的 裤子。 我们互相拥抱着摸了一会,她就给我套上了套子, 然后她把左腿抬起搁 在洗脸台上让我从后面进入。 我是有性经验的人,但这种体位还从未尝试过, 当时就很兴奋抱起她的腰一挺臀就进去了。 小姐开始浪叫,这也是我从没有经历过的, 在这多重刺激之下 没两下就完事了。 完事后,两人又在一起洗了洗,这时我那里又硬了起来, 我还想要可是小 姐却不再给说再做要加钱的。 我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嫖娼了。 自责的心理一产生,身体也就马上蔫巴。 于是出来。 出到房间一看,浙江老板不见了,过了好一会, 他才带着小姐下楼来。 妈的,原来他们是上去开房去了。 原来还担心他笑话我,这下也不怕了。 不过心里又开 始担心那小费的事,因为从没到过这种场所, 不知道到底要多少钱。 不久,浙江老板说不玩了,给了每位小姐二百元, 陪我的那位也没有多说 我这才放心了: 原来干这事并不贵啊。 我问了小姐的姓名,她说叫杨翠。 走的时 候我再看了一眼她,因为出了房间, 自然光照在她脸上 才发现她涂了太多的脂 粉看不出原来的脸色, 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大年纪了。 不过她的浪叫声却留在了 我的心里,此后一直撩拨着我, 终于不久以后我又和朋友去了另外一家歌厅。 这一次,我是两个人一起去的,去之前目的很明确, 就是找个小姐唱唱歌然 后上床。 因为目的明确,所以让妈咪带了一大群小姐进来。 看着一个个如花似玉 的小姐,我真的眼都花了, 总觉得个个都好恨不得全要下来。 最后还是朋友帮 我挑了一个一身白衣服的女孩, 长相有点像甘萍让她坐在了我的旁边。 朋友是风月场中老手,上来就问女孩能不能上高台。 陪我的小姐名叫问倩,虽然我一直到现在还不相信天底下有姓问的, 但她一口咬定就叫这名字我也只 能这么叫她。 问倩在我耳边悄悄地问: “你要上高台吗?”我略微有些尴尬, 但 还是点了点头。 这时她就把我的胳膊紧紧搂住,头歪靠在我的肩上, 甜甜地笑着 说: “我是不太上去的 但看你人好 就陪你一次吧。” 我立即扯了扯胸前的领 带,好让自己的形象更好一点, 心里的感觉就好比喝了蜜一样。 后来在这种场合 去得多了, 才知道这话是小姐们常用的一种套路: 她们只要出台, 就基本只认钱 不认人了哪里还管你人好不好?但是那时候不知道呀 还真以为是我个人魅力 征服了她她才愿意和我一起出去的。 大约唱到十一点吧,叫妈咪过来,就在楼上开了间房。 做卡拉ok的,一般 楼上都有房间。 朋友让我先上去,我就带着问倩上去了。 两人先是搂抱缠绵了一 会,造点气氛出来, 然后又洗了一个鸳鸯澡 然后就上了那张铺着白床单的床上。 问倩是湖北人,身材不错,皮肤也好,人也调皮活泼, 两人在床上嬉戏很 来感觉。 因为喝了些酒,闹了一回,我让她取上位。 她活动了一会就娇喘微微了,出于怜香惜玉的本能, 我又翻身骑了上去。 这时她就躺在我的身下, 兴奋地一边 喊叫一边断断续续地说: “女人天生就是被骑的, 好舒服啊!”她的喊叫她的 话语更勾起了我原始的本能, 我竭尽全力冲刺着她也全力迎合着我一边叫 一边夸赞我的功夫好。 就在这种物我皆忘的境界里,我终于成就了开闸放洪一泄 千里的大事, 下体一阵痉孪瘫软在她身上。 她轻柔地从我身上褪下安全套,又用纸巾仔细地为我揩擦, 然后紧紧地搂着 我不肯松手。 我不知道她这份温存是不是出自内心的, 但我自己的满足却是闪 所未有的。 我牢牢地记住了她,并承诺下次一定还来要她。 可是我自己都没有想 到,等下次再见到她, 她满怀欣喜地当众抱住我时 我却让她去陪我的朋友。 如果拿杨翠和问倩比,那感觉就像是拿石头和珠宝比, 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 地下。 问倩伶牙俐齿聪明活泼,让人一见,就爱不释手;杨翠呢, 虽然在歌厅做 小姐却连歌都不会唱几首只会凭着自己的青春, 引导客人与她性交没有一 点底蕴。 所以我决定再不去找杨翠了。 大约过了个把月吧,为一点小事,又和老婆吵起来了, 心情低落到了极点就叫了一哥们去看问倩。 不巧,妈咪说问倩回家去了。 说为我安排一个。 照例是进来一排小姐,我挑了一个小巧一点的, 心想这样的应该温柔一些可以解解心中的烦躁。 小姐坐下,我那朋友开口了,说今天都得上高台, 而且只有一百五十元的小 费。 陪我的小姐马上对我说: “真不好意思, 我今天来大姨妈了我帮你推荐一 个温柔的吧。” 一会小姐给我带来一长头发女孩,模样不错, 身材也好。 我一看还行,就让 她坐下了。 女孩不太会唱歌,很谦虚地说是跟我学。 聊了会天,朋友从房间下来了,我拉着女孩上去。 上到房间,女孩躺在我旁边,却不肯脱衣服, 对我说: “这阵子查房查得厉 害如果被查上了 你不要说是我设的套子啊。” 她这一说,我还真有些心虚了,于是就躺在床上说话。 一说,两人还挺聊得 来的。 女孩叫王艳,到了十二点的时候,我邀请她一起去宵夜。 她同意了。 到了夜宵摊,我要了一瓶青岛啤酒,吃了一会, 又要了第二瓶。 这时,王艳 不干了, 她说: “你在歌厅已经喝了那么多, 不要再喝了。” 我把瓶子拿过来, 漫不经心地说: “没事, 再多喝几瓶都没事。” 王艳冷不防地把瓶子夺过去, 瞪着眼睛说: “你要打开这瓶, 我立马就走人!” 我笑: “不要走小费还没给你呢。” “如果你还喝,我真的就走了,小费也不要了。” 我一时无言,感觉这女孩的确是与众不同。 出来干这一行,哪个不是为了钱? 可是她却为了不让我多喝酒, 宁愿不要自己的小费。 正好在家里心灵受伤的我,立即对这女孩有了很深的好感。 于是找她要电话,她竟然没有手机,只留了一个总台的号码给我, 让我有事 叫总台叫她。 后来我就经常去这家平安宾馆唱歌了,去得多了, 妈咪和小姐都认识了我。 因为王艳在那帮小姐里是年龄最大的,所以小姐们都叫我姐夫。 这样大概过了两个月吧,有一天晚上和好几个朋友过去玩, 照例是王艳陪我其中有一个朋友不肯要小姐 我们不依一定要给他找一个。 因为我和妈咪比较 熟,所以大家委托我去找妈咪要个好一点的小姐来。 我到了小姐等牌的大厅,刚 一进去,就有一个小妞扑过来抱住我的脖子, 在脸上亲了一口。 定睛一看,正是 问倩。 当时那份高兴劲,就别提了,拉起她的手就走。 直到进了包房,才醒悟过 来,我今天是不可能让问倩上我的台了。 于是我把问倩交给了那位朋友,看得出 问倩眼里有一点点不自在, 但很快就没事了。 过了几天,我一个人偷偷去找问倩,却被告知她已经走了。 从此再也没有见过。 杨翠是让我嫖娼的第一人,但她只给我带来了新奇;而问倩则是让我发现自 己男性魅力的第一个小姐, 是她引领我走上找小姐的路并从此乐此不疲的第一 人。 虽说事隔多年,她应该早已从良,虽说现在我已不能确切地记得她的模样, 但在我的心里还是一直记得她的。 在平安歌厅,问倩是我找的第一人,之后有了王艳, 我以为不可能在这里找 别的小姐了没想到一个偶然的机会 王艳竟然把另外一个女孩子名叫李平的亲手推给了我, 而且后来还引发了王艳和李平的冷战而且王艳因为怀疑我和李 平有关系 深夜把我开的房间的门给踢破了。 因为感觉王艳与别的小姐不一样,后来就频频去了平安歌厅。 大约是第四次 去的时候吧,因为是下午, 王艳和我都不怕别人查房 终于两人去了房间把事 办了。 王艳的身材挺好,人是偏瘦的那种,我们做的时候, 她也叫得很大声而 且可能是她那里比较短的缘故吧 感觉很快就能顶到花心很爽的感觉。 王艳不要我的钱,每次来了都是免费陪我, 而且她还关照我不要再花冤枉钱 去唱歌在下午的时候 直接去她房间就是了。 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我 去了她的房间。 她们就在歌厅楼上住,三个人一间,另两女孩一个叫静静, 一个叫李霞。 我 第一次去的时候,静静正和另一个男人睡在被窝里, 运动着。 李霞很殷勤地端茶 倒水叫姐夫,王艳刚有一点点羞涩的样子。 一边和美女聊天,一边看着静静他们 在床上顶得被子动来动去, 很有一种新奇的刺激感恨不得自己马上加入他们的 行列。 李霞可能看出了我的心思, 就对我说: “姐夫, 你陪我姐到床上去休息一 下吧我出去玩了 晚上才回来。” 说着关上门就出去了。 我望着王艳,见她轻 轻地摇了摇头,也只好作罢。 但静静床上的动作却勾着我的眼睛,让我心里充满 遐想。 之后不久,终于叫了一个朋友,到另外一个歌厅去开了一间房, 两人同时 带着小姐上去做一边自己做一边观摩另一张床上的动作, 就像对着a片做爱 一样剌激。 这样大概过了两个月吧,有一天晚上和好几个朋友过去玩, 照例是王艳陪我其中有一个朋友不肯要小姐 我们不依一定要给他找一个。 因为我和妈咪比较 熟,所以大家委托我去找妈咪要个好一点的小姐来。 我到了小姐等牌的大厅,刚 一进去,就有一个小妞扑过来抱住我的脖子, 在脸上亲了一口。 定睛一看,正是 问倩。 当时那份高兴劲,就别提了,拉起她的手就走。 直到进了包房,才醒悟过 来,我今天是不可能让问倩上我的台了。 于是我把问倩交给了那位朋友,看得出 问倩眼里有一点点不自在, 但很快就没事了。 过了几天,我一个人偷偷去找问倩,却被告知她已经走了。 从此再也没有见过。 杨翠是让我嫖娼的第一人,但她只给我带来了新奇;而问倩则是让我发现自 己男性魅力的第一个小姐, 是她引领我走上找小姐的路并从此乐此不疲的第一 人。 虽说事隔多年,她应该早已从良,虽说现在我已不能确切地记得她的模样, 但在我的心里还是一直记得她的。 在平安歌厅,问倩是我找的第一人,之后有了王艳, 我以为不可能在这里找 别的小姐了没想到一个偶然的机会 王艳竟然把另外一个女孩子名叫李平的亲手推给了我, 而且后来还引发了王艳和李平的冷战而且王艳因为怀疑我和李 平有关系 深夜把我开的房间的门给踢破了。 本来王艳是不许我再碰其他小姐的,但那天我们公司领导请客, 鬼使神差地竟然进了平安歌厅。 我对王艳说领导来了,王艳就告诉我不要叫她, 免得露出什 么马脚让领导看到对我不好。 同时她把自己最好的姐妹,应该也是最放心的姐 妹吧, 叫李平的推荐给了我。 李平是陕西人,皮肤挺好,看起来也比较文静, 当时是冬天她穿着一件皮 衣坐在我的身边, 挺腼腆的样子。 当我把她搂起时,她竟然还小小地推了一下。 因为当时她还只有十八岁,整个身上散发着一股少女独有的气息, 再加上一对胸 脯高高挺起挺诱人的当时我就对她有感觉了。 李平看着文静,可是几杯啤酒 下肚,闹起来竟比谁都凶, 一晚上和她又是唱歌又是跳舞的把我一把老骨头折 腾得够呛。 领导比我大不了几岁,平时关系也挺好, 看着我们那热闹劲 就悄悄 对我说: “这小妞不错要不你去开间房, 今晚就餐在这吧你老婆那里我去说就说在我家打麻将。” 领导开了口,我当然求之不得,就把这意思对李平讲了。 看看李平有点沉吟,我知道她是怕被王艳知道, 于是就说: “没想到你还真怕你这个姐啊。” 这一下 把李平激发了, 她胸一挺: “我干吗要怕她?又不是我拉你上去的。” 话是这么 说,真到了上去的时候,她还是要求我们分开走, 她先去我随后再上来。 也亏得李平想得周到,我们走时,王艳竟然等在楼梯口, 看着我和领导一行 下楼还偷偷地对我挥了挥手。 当然我从另外一张门进电梯去房间,就是她想也 想不到的事了。 李平的皮肤非常好,搂在怀里,真有点爱不释手。 我们俩都喝了不少酒,兴 趣很浓,钻在被子里闹腾了半天才开始做。 一做,才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我在感 叹年轻真好, 怎么动作怎么舒服她则说生姜还是老的辣 又体贴人又过瘾。 那 一晚我们做了三次,一直睡到第二天十一点才起床, 起床时李平搂住我的脖子上下并用生生地又强迫我做了一次。 四次下来,我是真的精疲力竭了,而她则 愈发地神采奕奕。 走的时候,连唱歌的小费一起,我给了她四百元, 她收下了。 不久我过生日,和几个朋友跑到邻市去过的。 其中一个朋友就是邻市本地人,酒足饭饱之后, 把我们带到了当地最大的一个娱乐城。 这个娱乐城一共五层,其中有一层是一间一间的小套间, 相当于一室一厅吧外面厅里摆着桌椅是喝茶聊天的地方, 里面房里摆着一张大床再里面是一个 带蒸汽桑拿的卫浴间。 朋友带我们去的就是这一层。 坐在大厅,没喝几口茶,妈 咪就把小姐带来了, 我挑了一个一身绿衣服名叫张玲的女孩。 这女孩的床上功夫也是不错的,最搞笑的是, 做得就要进入高潮时 她突然 来了一句: “你怎么不叫床啊?快叫!”她要不说我还没有注意 前面她居然一 直没有叫。 于是我说: “我从来不叫的,还是你叫吧。” 于是她就学着a片里的 样子,夸张地叫了几下, 结果我们都笑了。 这一笑,等于人就得到了放松,也就 延缓了时间, 时间一长她就不但可以得到小费还能充分享受了。 这小丫头,真鬼。 后来又到邻市去过几次,每次都是要的张玲。 但有一天,妈咪说张玲走了,而且态度不太好, 我决定不在那里玩了就劝说朋友和我一起去平安唱歌去。 快 到平安的时候,我给李平打了个电话, 让她等我。 到了平安,我们没有去唱歌,而是直接每人开了一间房。 在房里,我再次给 李平打电话,告知了我的房间号, 让她直接过来然后自己就斜躺着看电视。 等了有半个小时,不见李平过来,再打电话, 没人接。 心里感到奇怪,决定 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找了好一会,才在一个小休息厅看到李平, 她静静的坐在沙发上而在她对 面的沙发上 和她面对面坐着的 竟然是王艳。 我不想找麻烦,悄然退出了。 不是我怕了王艳,要说嫖客怕小姐,那是不可 能的事。 主要是王艳陪我那么久,除了第一次,还从来没有要过我的钱, 我是不 好意思当她面再找别人。 到了房间坐一会,再给李平打电话,她接了, 说是自己身体不舒服已经睡 下要我另找别人。 我暗骂一句没趣,关了电视睡觉。 不久,响起了敲门声,从猫眼里看去,是王艳来了。 想想她竟然搅了自己的 好事,就不理她。 敲了一会后,王艳把电话打到了房间。 我决定不给她好脸色看,于是告诉她,我已经找了人了, 叫她快离开。 没想到这话把她惹急了,竟然不折不挠地打门, 后来又改用脚踢最终把门 踢坏了。 我只得开了门,放了她进来,然后自己一个人走了出去, 在外面漫无目的逛 了半个多小时估计王艳已经走了 这才重新回到酒店。 刚一回来,就被保安叫住了,让我赔门。 我当然不肯赔,争吵中大堂经理也 过来了, 问明了情况 对我说: “那个打门的女人给你房间打过电话 你接了还说了不短的时间, 说明你们关系好。 现在她把门打坏了,我们当然要你赔。” 这时我只得亮出自己的身份了: “告诉你们吧, 我是律师。 你们到底懂不懂 法?不懂的话,我现在就给你们上课。 我和我老婆关系总比和其他任何一个女人 的关系都要好吧?可是如果我老婆哪天看我不顺眼, 拿刀子砍了我按照你们的 逻辑是不是最后上法庭的还应该是我?” 经过一番唇枪舌战, 大堂经理也好保安也好都不可能是我这个律师的对 手, 最后这张门与我无关我可以安心去睡了。 刚进房没多久,王艳又来了。 想想自己开着这么个房间,如果就这样浪费的 确有些可惜, 就把她放了进来。 王艳似乎有些得意,我却只想着赶紧性交, 我要 以性交来惩治这个女人。 就在她笑容还未收的时候,我粗暴地把她抱起, 扔到了床上。 她似乎有些吃 惊,但并没有反抗。 三下五除二我们我俩的衣服褪去,就把自己重重地压了上去。 运动了一会,又勐力一摔,把她扭到我的身上, 过了一会再勐力将她拧到铺上骑 着。 这一番带着仇恨的折腾,竟然让我俩同时都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真是贱 人——不但她还有我。 完事后,我累得不能动弹,她爬在我的胸前, 絮絮叨叨地告诉我和我做爱 是最舒服的。 我操,我们这是做爱吗?今天的目的,纯粹是想蹂躏她。 从这次以 后,就没有再找过王艳了,因为我不是一个喜欢被人看死的人, 不是一个喜欢受 别人限制的人。 前面说过,和王艳同住一间房的有一个叫李霞的女孩子。 自从王艳破门事件 发生后,就没有再去找过她, 但一个偶然的机会却去找了李霞。 那一次我们换了一个歌厅玩,本来没想着在外过夜的, 可是酒一喝朋友就 有了那意思结果我叫的小姐身上不方便, 不能出去我拿着手机翻号码结果 就翻到了李霞。 那时已是凌晨一点多,不算早,但对小姐来说, 也并不算晚。 给李霞打了电 话,她先是说睡了,后来又说被她姐知道了不好。 我就有些好笑: “你会那么笨 吗, 这事也去告诉她知道?” 一番扭捏之后 李霞下来和我们一起去了空招。 李霞的叫声比任何一个都要大,但她的那玩意也比任何一个都要大, 放进去 都没有什么感觉我只好勐力冲撞以增加快感。 也许是我用的力太大了吧,一 段时间以后, 她竟然喷水了 就像尿急一般把我的整个阴部都喷湿了。 她这一 下把我的兴奋度马上提了起来,三下两下, 我也喷在她的里面了。 在此之前,也包括在此之后,再没有遇到过比李霞水多的人了。 不过因为她 的屄太松,那一次之后,也再没有叫过她。 那晚倒是从李霞那里听到了孙娟出事的消息。 孙娟,就是推荐王艳坐我台的那个小姐, 小小的个子长得很漂亮而且显得 清纯。 不过那次在我身边坐了一小会,以后再也没上过我的台了, 因为王艳在她根本就没有机会。 李霞光告诉我,孙娟和另外一个女孩晚上被抢了。 那天晚上二点多,来了两个男人,年纪都不大, 也就二十多岁吧是以前从来没有来过的生客 点了孙娟和另外一个小姐唱了个把小时歌 就开了一间房 四个人一起上去了。 孙娟和其中一个客人进去洗澡,另外两个就在房间看电视。 进了洗漱间,脱了衣服后,客人就把孙娟给绑起来, 澡也不洗就出门这时房间 里的小姐也被另外一个客人绑起来了。 他们问清了孙娟她们住的房间号,就把她 俩的嘴封上, 就这样架着两个赤身裸体的姑娘上楼去。 经过楼层服务台的时候,两个小姐用力跺地, 但这时服务员早已熟睡或者没有睡死但在装睡 总之她们 跺地叫人的想法没有达到目的。 两个嫖客就这样进了她们的房,把她们的首饰和 现金搜刮一空之后, 又逼着她们说出存折密码一人看守另一人出去取钱, 之 后两人还把她们的身份证给拿走了并威胁说如果报案 他们就会按身份证的地 址去杀光她们全家。 可怜两个女孩被弄得身无分文,前面几个月卖笑、卖肉, 都 替这两个嫖客卖了还不敢报案真是要多惨有多惨了。 到了第二年,我在另外一家歌厅遇到了孙娟, 她也认出我这个“姐夫”来了很亲热地进来陪了我一会。 后来我特意去找过她一次,正巧那天她不在, 就再也 没有见过了。 。